主页 > 澳洲 > 后续服务 >

后续服务

澳大利亚人为什么比中国人幸福

  经合组织(OECD)分析了各国的居住、收入、就业、教育、环境、健康、生活满意度等11个项目,发表了“幸福指数(The Better Life Index)”排名。结果,澳大利亚位居榜首,其后挪威、美国、瑞典、丹麦、加拿大、瑞士、荷兰、新西兰、卢森堡分别占据2-9位。
 
  对北欧国家排名靠前,我丝毫不感到奇怪,世界上杂七杂八的幸福指数排名很多,但都把北欧排在前列,我在瑞典生活的那段时间,也陶醉于那里的青山绿水白云和民生社会主义而乐不思蜀。
 
  不过,把澳大利亚排在前面,当时心里还略有点差异,美国排名如此之高也觉得不解,如果从幸福的角度来看,天天闹经济危机的希腊人,也比美国人日子过得舒服。当然啦,各种杂七杂八的排名,大都把中国大陆排在百名开外,只有朝鲜推出的幸福指数排名把中国列为第一,朝鲜、古巴分居二三位。据说,本来朝鲜想把本国排在第一位,但当时其领导人要访问中国寻求援助,因此给中国“面子”,自己才屈居第二。
 
  朝鲜是否第一,暂且不表,这自有公论,澳大利亚的第一究竟如何得来,究竟是否货真价实?我去澳大利亚的时候,感受了一把澳大利亚人的幸福。
 
  对于澳大利亚的幸福,我第一感受就是蓝天白云。如果你厌倦了雾霾要移民,从空气的角度看,澳大利亚绝对是好地方。
 
  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天,真的比中国首都北京的天要蓝,一片乌云飘过下几滴雨,紧接着就艳阳高照,空气中也蕴含着一丝芳香;晚上,圆圆的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间穿行,让我想起小时候在谷堆边听妈妈讲故事的情形。
 
  和知名环保人士汪永晨聊天时,她说,她小时候北京也可以看到满天星星,而今的孩子却连北斗星也不知道在哪里。她说,四川的攀枝花,污染更严重,她们几个人去了,都生病了,当地得癌症的比例也急速攀升。
 
  当时确实说的是攀枝花,和近期形势无关,大家别想多了。
 
  当时在澳洲时,看到汪永晨在微博里说,朋友跟贴说今天北京空气很差,让我在澳大利亚替他们多呼吸点新鲜空气。于是,我也使劲呼吸了几下。
 
  这就是幸福与不幸福的巨大差别,当你呼吸的空气里都充满了各种尾气和有害物质,不知哪一天会突然给查出癌症,何来幸福感?
 
  空气之外便是吃,地沟油、三聚氰胺、苏丹红等有毒食品让中国人惴惴不安时,而澳大利亚人全然不必对食品安全担心。
 
  我们在澳大利亚这两天,什么生猛海鲜、大个的龙虾,都喝着啤酒统统下肚,也没出现拉肚子的情况。金考拉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赵荣君先生旅居澳洲多年,他告诉我,如果你吃饭出事儿,那可算是中大奖了。因为澳大利亚管理严格,参观都有强制的保险,保额可达2000万,如果证明是吃了饭店的饭菜而“中毒生病”,将会得到巨额赔付。而这家饭店,则要关门大吉,甚至老板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在澳大利亚,一只蟑螂,也会让餐馆老板倾家荡产。几年前,墨尔本一家相当知名的华人餐馆在汤里发现了蟑螂而被顾客投诉,随后政府的食品检查员在对这家餐馆进行卫生检查中发现向顾客出售不卫生以及不符标准的食品,这家餐馆最后遭到起诉并罚款7万多澳元以及停业整顿的重罚。
 
  制定严格的法律,并严格执行,提高违法成本,我看这就是澳大利亚食品安全的重要原因。这真的不是什么高深的道理,而是政府的本分。
 
  空气和食品安全,只是澳大利亚人幸福之源的皮毛而已,真正让他们有幸福感和安全感的,是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中国人不得不面对的住房、医疗和教育三座大山,澳大利亚人无需担心。
 
  我们的导游小黎介绍说,澳大利亚人生病,拿社保卡直接去医院看病即可,钱和自己没啥关系,教育更是简单,享受义务教育,该哪儿上学就哪儿上学。住房也不算贵。他首付10%,在悉尼买了一套价值42万澳元的房子,现在,已经升值到了57万。
 
  首付10%,就是4.2万,这比澳大利亚的人均年薪还要低。大学生毕生后一般可获5万澳元年薪,而澳大利亚人均年薪为6.7万澳元。也就是说,一个工薪阶层的年收入就可以付房子的首付。这在北京简直是天方夜谭,按照均价3万计划,北京一套100平米的房子,如果首付10%,也需要30万。即便按照北京带有水分的人均工资计算,也要4年的收入才能付首付,贷款270万,需要像蜗牛那样一辈子忙乎,也难以还清这巨额债务。
 
  更重要的是,澳大利亚男人没有来自丈母娘的买房刚需。买不起,租房也不错,大家不互相攀比,各自过各自的日子。有房没房一样生活,有房没房一样结婚,无形中幸福感不知提高了多少倍。
 
  记得有人说过,水、阳光、空气和自由,是人不可剥夺的四个权利。在吃喝拉撒睡这些问题之后,便是澳大利亚人的安全感和自由。
 
  拆迁,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绝对是个难以理解的词汇。在悉尼这样的大城市,2000年奥运会之后的新建筑很难看到。反倒是市中心的老房子,被政府严格保护,外观不得改变。
 
  自由是更美好的感受。我们从悉尼的唐人街溜达到市政府,在门口坐下,无人管我们,门口也没有警察荷枪实弹,在市政府门口坐下,和在商场门口坐下竟然是一样的惬意。不同之处在于,不时看到西装革履的人走出市政府,“澳洲土著”杨恒均指着一位老先生说,那可能是市长,让我大感诧异。我在中国大陆,还真没在大街上碰到过高官,连县长也没碰到过。
 
  在堪培拉,我们乘车去参观国会大厦,接受安检后进去,连护照也没有人看,这个澳大利亚的“人大代表”开会的地方,就这么自由的出入,“人大代表”开会时,你想听,就可以听听,因为这是人民选出来的代表,人民当人有权利来听他们到底是怎么开会的。
 
  爬上国会大厦的楼顶,俯瞰堪培拉,俨然有一种把澳大利亚政府“踩在脚下”的感觉。我忽然想起去美国国会山参观的情形,在那里,也是俯瞰白宫。人民自己选出来的代表,负责监督政府,负责立法,当然要比政府高才行。这,恐怕才是澳大利亚人幸福的根源所在。

相关链接:
 
如果您对投资移民还有什么疑问或者还想了解更多,请拨打凌宇移民热线:4001-020-101,也可以在线咨询凌宇移民专家,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关注凌宇移民官方微信,实时发送最新移民资讯!
 

 

官方微信
专题热点 更多
最新活动 更多
成功案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