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加拿大 > 国家动态 >

国家动态

为移民加拿大卖掉两套房,却被朋友骗光!

      孙先生和妻子在中国北京生活,一直想把唯一的儿子送到国外接受优秀教育。
 
      经过一番调研他们选择了加拿大温哥华,开始着手为儿子寻找学校。
 
加拿大移民
 
      孙先生有个高中同学郭某(女),2000年和一位加拿大白人结婚,通过配偶移民去了加拿大
 
      之后郭某和丈夫离婚,两人之前经营的一个小农场归郭某所有。

加拿大移民
 
      得知孙先生正在为儿子寻找学校,郭某主动提出让孙先生入股,两人合资经营农场。
 
      她表示,投资农场后孙先生一家都可以凭此通过BC省推荐移民计划(BCPNP)移民加拿大,儿子的教育更是不用愁。

加拿大移民
 
      她自称已经从事北美移民顾问和地产投资业多年,对移民/留学/置业很有经验。
 
      郭某给孙先生的名片上也赫然印着“金牌投资顾问”等字眼。
 
      孙先生觉得投资农场是个不错的选择,加上对老同学的信任,同意了这个计划。
 
      为了筹备全家移民,孙先生夫妻俩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并毅然卖掉了两套房子筹款。
 
      他们签订了信托协议,孙先生夫妇把自己的财产委托给郭某进行管理和投资。
 
      孙先生和郭某口头达成协定:根据各自的投资金额比例分配农场的权益。
 
      然而郭某并没有告诉孙先生的是,BCPNP投资农场的移民难度其实很高。
 
      而且申请者要在加拿大取得工作许可证之后进行投资,才算才满足申请条件。
 
加拿大移民
 
      孙先生对此一无所知,在没有取得工作许可证之前就进行了投资,是无效的。
 
      后来郭某带着孙先生夫妇到了兰里的一家农场考察投资。
 
加拿大移民
 
      孙先生不懂英语,一切都是郭某在和对方业主交流,她也没有翻译给孙先生听。
 
      和农场主商议价格也是郭某一人操办,孙先生全然不知情。
 
      最后郭某以128万买下这座农场,签署合约时加上了孙先生的名字。
 
      实际上孙先生支付了50万,郭某支付了33.2万,剩余都要通过银行贷款。
 
加拿大移民
 
      郭某劝说孙先生找本地银行借贷,孙先生担心贷款会影响移民申请没有同意。
 
      此时郭某表示孙先生支付的50万是定金,不管如何都不退。
 
      “如果你不去申请贷款,这笔50万就会白白损失”。
 
      之前郭某根本没提到定金的事儿,这下孙先生傻眼了。为了财产不受损失+顺利投资移民BC省,只好按照郭某的说法去借贷。
 
      孙先生本来根本没想借贷,走投无路,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贷款交易。
 
      为了让孙先生能够贷到更多钱,郭某向孙先生的账户打入35万,让银行认为孙先生有丰厚的存款。
 
      在成功借贷47.5万之后,郭某把这35万拿了回来。
 
      九天之后,郭某忽然提出改变协议,要求自己拥有农场61.79%的业权,孙先生拥有剩下的38.21%。
 
      这和两人一开始的口头协定并不一致,孙先生投资多,应该占农场的更多业权才是。
 
      然而郭某认为贷款也算自己的投资,要求自己拥有大部分业权。
 
      孙先生不是傻子当然不同意,没想到郭某恶人先告状了。
 
      她把孙先生夫妇俩告上BC省法庭,要求法院判决自己拥有大部分农地业权。

加拿大移民
 
      法院按规定办事,并不是“先来先有理”的地方。
 
      法官调查清楚事实之后,判决郭某败诉,并反斥她欺骗朋友。
 
      法官表示郭某利用朋友急切移民的心态,骗取大笔资金,达到为自己购买农场的目的。
 
      郭某不但被判败诉,更是违反了信托责任,要向孙先生夫妇赔偿13万。
 
      当初的信托协议是孙先生夫妇基于移民的目的,把财产交给郭某管理的。
 
      然而郭某却利用了这份信任,没有做真正有益于移民的投资,而是满足自己购买农场的私欲。
 
      双方撕破脸之后孙先生也把郭某告上了法庭,指责她“虚假陈述、违反信托责任”并且要求法庭认定自己才是农场的唯一业权所有人。
 
      法官在判词中多次斥责郭某,指责她在孙先生面前假扮资深移民顾问,误导对方投资农场申请BCPNP移民。
 
      孙先生对投资农场申请移民的风险一无所知,还以为只要买了地就一定能移民。
 
      在农地买卖过程中,郭某也没有尽到义务为委托人讲解其中利害,甚至在没有得到委托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进行了交易。
 
      而且她事先也没有告诉孙先生50万是定金,是不能退还的。
 
      法官表示,法院在考虑原诉人(郭某)的请求时首先要确保郭某是清白的(clean hands)。
 
      但是经过调查,郭某绝非无辜者,在事件中并非清白。
 
      最后法院宣判孙先生是农场唯一合法的业权持有人,郭某因为违反信托责任要向孙先生赔偿13万。
 

官方微信
专题热点 更多
最新活动 更多
成功案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