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加拿大 > 国家政策 >

国家政策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或提前下台?

人民还没把特鲁多选下台,党内已打算抛弃他。
 
距加拿大联邦大选还有4个多月,但总理特鲁多似乎已王位不保。
 
 
近日,《温哥华星报》援引自由党内部消息称,联邦自由党打算换个新的党领,来代替民望急剧下滑的特鲁多。
 
几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自由党内部人士告诉媒体,在近期党内一次电话会议上,自由党打算邀请加拿大经济学家Mark Carney担任自由党党领,以参加今年10月的总理大选。
 
近一两年来,自由党在加拿大民众中的支持率持续下滑,2019年1月以来甚至几次被保守党反超。
 
 
根据Nanos民调5月31日的最新数据,自由党的支持率是29.46%,而保守党高达34.28%,比自由党足足高出4.8个百分点。
 
按照这个趋势,今年大选自由党的前景不妙。乐观点儿讲,自由党可能会艰难连任,组成少数政府。但只要有任何意外,一招不慎就可能连大选都赢不了,只干一届就狼狈下台。
 
自由党固然成绩不完美,但其他党派也未必有合适人选。比如目前人气上涨的保守党,虽然其“重视经济发展”的理念很受华人欢迎,但党领谢尔在外交上明确高调的“反华”,却让加拿大华人苦不堪言。今年大选选谁,对我们来说是个无比尴尬的选择。
但我们需要明白,党派和党领并不是一回事。联邦自由党民望下降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兰万灵丑闻、政府赤字上涨、强征碳税、违背诺言停止选举制度改革、特鲁多失败的印度之旅、接受亿万富豪邀请度假等。仔细分析,这些事件很大一部分由特鲁多本人造成,与自由党的理念没有太大关系,尤其是他接受富豪邀请公费度假、印度之旅中的表现,以及涉嫌“干预司法”这件大事。
 
不少加拿大人表示,他们仍支持自由派价值观和自由党的政策,只是对特鲁多失去了信心。故此,换个党领就成了自由党转败为胜的关键,尤其是完美避开特鲁多项弱点的党领。
 
 
有望被自由党发展为新党领的Mark Carney,很多方面就是特鲁多的反义词。
 
今年54岁的Mark Carney是加拿大著名经济学家,具有加拿大、英国和爱尔兰3个国家的国籍。Carney出生于加拿大西北地区一个爱尔兰裔家庭,拥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和牛津大学的经济学硕士与博士学位,妥妥的学霸。Carney的妻子Diana Fox Carney也是牛津大学毕业的经济学家,“全家都是精英”的配置非常符合华人对“理想明君”的期待。
 
工作经历上,Carney曾在美国高盛投资和加拿大联邦财政部工作,2008至2013年担任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 BoC)行长,目前是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 BoE)的行长。
Carney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成就,是在担任加拿大央行行长期间带领加拿大平稳渡过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当友邻们因经济危机而元气大伤时,加拿大成为G7集团中第一个GDP和就业率都恢复到危机前水平的国家,Carney也因此在全球广受赞誉。
 
 
2018年11月30日,在阿根廷布宜诺斯举行的G20峰会上,Mark Carney以G20金融稳定委员会主席身份与特鲁多总理会面。
 
也正是这个原因,Carney被聘为G20集团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FSB)主席,并在2012年成为英国央行的行长。
 
Carney和英格兰银行的合同期原本是5年,但中间因为“英国脱欧”(Brexit)这出意外,英国经济遭受了堪比2008年金融危机的创伤。为了帮助苦难中的英国平稳走出风暴,英国央行和Carrney两次续约,Carney最终决定在2020年1月底(也即英国正式脱欧3个月以后)结束任期,返回祖国加拿大。
 
在将近30年的职业生涯中,Carney在经济发展领域(至少在宏观经济领域)积累了全球多国的成功经验,这比做完教师和演员就直接当总理的特鲁多,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在思想倾向上,Carney应该属于自由派。他坚持全球化,反对英国脱欧,多次在公共场合警告脱欧会重伤英国经济。2011年,旨在抗议经济不平等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从美国发展到加拿大以后,作为银行家的Carney明确表示理解并同情抗议者的主张,并宣布央街(加拿大的金融中心)绝不能变成华尔街的模样。
 
从这些言行推测,Carney属于既擅长赚钱又有左派价值观的富裕阶层。这种“背叛了自己出身”的群体虽然听起来有点儿反直觉,但其实人数不少,比如美国彭博社创始人Michael Bloomberg、星巴克大老板Howard Schultz,以及大批的硅谷科技富豪。
 
7年前他婉拒了自由党,现在会回来吗?
 
其实,呼唤Mark Carney出任自由党党领并不算新鲜事,7年前就发生过。
 
自由党现任党领特鲁多是2013年4月党内竞选成功的。在这之前的党领竞选中,Carney曾短暂进入赛场并成为特鲁多的强劲对手。
 
2012年,在加拿大自由党亲华派老将麦家廉(John McCallum)的引荐下,Carney进入党领之战。
 
 
温哥华企业家Daniel D. Veniez是Carney的热情支持者(又一个背叛了自己出身的富豪)。在写给《赫芬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Veniez激情洋溢地说:“……我相信思想的力量,以及实现思想而必须具备的实际才能。这两个东西,Carney都有。Carney将在很多方面改变世界,他不仅能改善自由党,更能使加拿大的民主政治更上一层楼。”
 
但遗憾的是,Carney没过多久就退出了党领竞选,特鲁多不战而胜。当时媒体的解析是,Carney分析形势之后认为特鲁多胜算更大,因为彼时的加拿大人更需要的是一个象征意义的精神寄托,并没有意识到实干者的重要意义。而“象征意义”这场比赛,特鲁多光靠自己父亲的名字就已经赢了。
 
Carney退选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决定接受英格兰银行行长的工作。这个工作不仅收入更高,影响力也更大。
 
根据彭博社的数据,英格兰银行行长年薪88万英镑,约合150万加元,大约是加拿大总理年薪的3.5倍。身为英国央行行长加上兼任G20金融稳定委员会主席,一举一动可以影响全球多个国家的经济秩序,几乎关系到几十亿人的生活。与加拿大总理相比,这两个职位显然意味着更加辽阔的星辰大海。
 
现在,Carney和英格兰银行的工作合同很快期满。据说他下一步的打算是返回祖国,并有意从政。尽管自由党内部人士热切希望Carney出任党领,但Carney本人目前还没做任何回应。
 
如果Carney真的打算出任党领乃至加拿大总理,这意味着他的收入要猛降一大半。这种情况下从政,必然是出于其他目的,比如推广自己的理念,在政治而不仅是金融层面影响一个国家乃至世界。
 
Carney作为“政治上的自由派和经济上的保守派”(socially progressive, fiscally conservative),相当于保留了自由党的优点并弥补了特鲁多的缺点,怪不得被自由党认为是完美人选。
 
加拿大华人对特鲁多最大的不满是作秀太多,“不干正事”。这里的“正事”,想必指的是“发展经济”。另一个不满是认为特鲁多爱心爆棚,全球广发福利,担心加拿大的钱不够支撑。现在看来,如果加拿大有个擅长经济的总理,这些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我们的担忧也就可以散去了。




相关链接:

 

> 加拿大计划分配2000省提名名额,可申请永久居民
> 加拿大发出3350份移民邀请函 综合评分门槛降至
> 阿尔伯塔UCP提出移民新政,每年将吸引10000移民!

 

如果您对投资移民还有什么疑问或者还想了解更多,请拨打凌宇移民热线:4001-020-101,也可以在线咨询凌宇移民专家,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官方微信
专题热点 更多
最新活动 更多
成功案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