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欧洲 > 国家政策 >

国家政策

仅靠一场大选无法修复英国分裂格局

12月12日,英国将举行大选,比预定时间提前了3年。在“脱欧”拖到各方都快要失去耐心的背景下,此次大选被认为意义重大。约翰逊政府期待大选能实现“破局”,反对党为拉拢选民不遗余力,外界则指望大选能为“脱欧”带来好消息。然而,对于英国的未来,唯一确定的仍然是不确定性。回望来时路:自“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真的很受伤;眺望前方景,大选也难以治愈“脱欧”之伤。
 

“‘脱欧’仍具不确定性”
 

“此次大选的结果不难预测。从目前情况看,如果不出现意外,保守党能赢,当然优势可能比较微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崔洪建对本报记者说,“在约翰逊政府眼中,提前大选是‘破局’的手段,因为不进行议会中的大洗牌,约翰逊政府的快速‘脱欧’就无法实现。目前民意对立严重,他不再指望通过讨好选民拿到多数票,而是以明确的立场为旗帜号召选民。目前看来,相对于工党的立场不够鲜明,约翰逊政府的策略比较成功。”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脱欧”的前景会明朗起来。
 

崔洪建补充:“这是被‘脱欧’倒逼出来的大选。但是,除非保守党以绝对多数胜出,从而能主导议会通过首相约翰逊的‘脱欧’方案,否则,‘脱欧’仍然具有不确定性。”
 

“约翰逊曾表示,‘脱欧’过渡期不会延长至2020年以后,但这种说法是不现实的。我们认为,英国与欧盟就未来贸易协议的谈判可能会需要更长时间,且必须有所妥协。”景顺首席环球策略师克里斯蒂娜·霍珀认为,妥协之处在于英国要么延长“脱欧”期限,要么会在过渡期结束时没有任何协议地脱离欧盟,因此无协议“脱欧”的情形仍有几率出现。
 

英国大选的选情也仍在变化中。民调机构ICM为路透社进行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英国首相约翰逊所属保守党相较在野工党的支持领先幅度已在缩小。根据11月25日公布的民调结果,保守党的支持度下降1个百分点,成为41%;工党则上升2个百分点,来到34%。“本次大选是英国1923年来首次在12月进行选举,也将是多年来最难预测的大选之一。”这是许多英国媒体对此次大选的评价。
 

“一个危险的烂摊子”
 

据路透社报道,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发表言论称,英国现在是一个危险的烂摊子。无论是科尔宾领导的工党,还是现首相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都不应该赢得12月12日的议会大选。他甚至指出,两个党派都只是在兜售幻想,“真是一团糟”。
 

自举行“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真的很受伤。
 

荷兰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比尔·迪维迪表示,英国“脱欧”带来的政治僵局拖累了英国经济,造成的损伤正在增加且更加难以扭转。公投以来,英国消费增长从2015—2016年的3.3%的平均水平下降,2017—2019年仅为1.7%。2019年英国投资增长预期为零,远低于2015—2017年3.0%的平均水平。
 

英国的对外关系也遭遇巨大压力。最近,美国和澳大利亚等15个国家抱怨说,“脱欧”僵局影响了他们与英国之间的贸易,要求英国及欧盟进行赔偿。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则警告称:只有作为欧盟的一部分,英国才能扮演全球性角色。“脱欧”后英国将沦为“二等国家”,再难参与大国竞争。
 

“从经济角度看,‘脱欧’的不确定性在一定程度上终止了英国经济的增长势头。英国经济虽然没有出现断崖式下滑,但是,增速从公投前在欧盟名列前茅到如今几乎垫底。从社会角度看,不稳定性增加。‘脱欧’占用大量资源,导致许多英国本来该做的发展经济的大事无法推进。从国际影响力角度看,‘脱欧’让英国拥有更多自主权,却失去了欧盟集体谈判的倍增效应和主动权。不能和欧洲其他国家抱团,英国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和影响力究竟还有多大,令人存疑。”崔洪建说。
 

“前景难言乐观”
 

过去3年多来,英国民众在彷徨中度过。令人沮丧的是,这条路还看不到尽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今年英国经济增长预期从1.3%下调至1.2%。事实上,受“脱欧”久拖不决的影响,近期英国的一系列经济数据均表现不佳,服务业、制造业、企业投资等实体领域下滑。分析普遍指出,即使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大选中如愿胜出,他接下来仍会面临包括资本外撤和贸易困境引发的额外经济冲击,英国经济前景难言乐观。“而且,‘脱欧’后的关税上升直接影响民众对未来生活的预期趋于悲观。”崔洪建说。
 

“分裂”如今已经成为英国的心头之痛。“围绕‘脱欧’还是‘留欧’,‘硬脱欧’还是‘软脱欧’,英国社会出现了界限分明的民意对立。”崔洪建说。此外,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问题也不容乐观。有望赢得苏格兰议会多数地位的苏格兰民族党计划在2020年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多数苏格兰人在2016年公投中支持留欧,因此,一旦英国“脱欧”,苏格兰独立公投的结果将极不乐观。而新版“脱欧”协议要在北爱尔兰和大不列颠之间建立新的海关边界,过去模糊处理的边界问题必须清晰化,也很可能造成北爱尔兰局势重新动荡。
 

“大选之后,英国需要集中精力采取措施弥补‘脱欧’带来的损失,比如推出优惠政策、优化投资环境等。”崔洪建说,“外交上,也需要英国更加灵活。”
 

这注定是一条漫长的路。正如英国《镜报》引用的英国前首相布朗的话:“仅靠一场大选是无法修复英国日益加剧的分裂格局的,我们可能要用一整代人的时间来使国民生活恢复常态。”


 

 
官方微信
专题热点 更多
最新活动 更多
成功案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