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宇移民官网
主页 > 专题热点 >

专题热点

【新西兰】新一年,在移民方面将迎来怎样变化?

据RNZ报道,移民工人遭遇剥削、签证延误、申请人数激增和反移民言论可能成为2020大选年的不利因素。目前处于政府议程中的还包括将移民引流至最需要他们的地区工作,以及优先审理其中一些居留申请。
 
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在移民方面将会见证哪些变化呢?


 
政策变化
居住计划
据预计,政府可能最先对新西兰居住计划(NZRP)作出调整。
 
去年年底,就有消息传出,称联合政府各党派已经开始讨论一个问题:到底该允许多少新居民进入新西兰。当时,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的一位发言人曾表示,联合政府各党派正在就此开展讨论,决定结果将在2019年年底或2020年1月宣布。而目前已是一月中,距离政府“交作业”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过去多年来,NZRP移民配额已经从此前的每年超4.4万人下降到了目前的每年少于3.7万人。在过去的2019年里,政府曾将目标人数降至5万至6万人,据估计,这一数字可能还会再次改变。一份内阁文件显示,政府正在考虑对某些类别的移民申请—— 可能是技术移民——作优先处理,也就是说,某些其他移民类别或将受到限制,比如配偶类。
 
 
工资门槛上调
 
新的一年里,随着法定最低工资的上调,技术移民和基本技能工作签证的工资门槛也随即水涨船高。从今年2月24日起,如果技术移民申请人从事的是在ANZSCO中技能等级为1级至3级的职业,时薪必须至少达到25.5纽币(年薪53040纽币,按每周工作40小时计算),才能获得技能工作加分。从事4至5级职业或想在技术移民申请中拿到技能工作的额外加分 ,则时薪要求更高。就连申请临时性的基本技能工签,申请人如若从事的是在ANZSCO中技能等级为1级至3级的职业,时薪也必须至少为21.68纽币(年薪45094纽币及以上 )。从2月24日起,时薪为21.67纽币(年薪45074纽币)或更低的工作就会被归为低技能工作。
 
 
工签新政
 
除此之外,政府还将推出新的雇主担保工签框架,对劳动力做出地区性规划。政府希望找到一种途径,让各个行业吸引新西兰本地人从事移民正在从事的工作,而最先被考虑的预计将是养老护理和肉类加工行业,这些行业雇佣了许多移民。
 
 
难民配额增多
 
今年我们将看到的另一个变化将会是:7月份,难民配额将增加到1500人。目前新西兰已新增六个新的移民安置地——Ashburton、Blenheim、Levin、Masterton、Timaru和Whanganu(现有的难民安置地包括Hamilton、Palmerston North、Wellington、Nelson、Christchurch、Dunedin、Invercargill和Auckland)。目前这些地区的住房供应以及社区和卫生服务正在逐渐增加。
 
根据计划,从2020年4月开始,首先安置难民的是Timaru、Whanganui和Blenheim;2020年6月开始是Masterton和Levin;2020年8月开始是Ashburton。六个新难民中心中,每个将分配10-15个难民名额,即3至5个家庭,预计每六到八周到达一组。
此外,政府还将着眼改善移民工人和学生被剥削的问题,且或将考虑对太平洋移民政策作出改变。
 
 
诸多挑战
 
除了移民政策改变之外,2020年,政府仍将继续面临诸多挑战。
 
2019年早些时候,新西兰移民局对配偶签证类别采取了更严格的政策。要符合签证申请条件,伴侣/夫妻必须住在一起,这一规定导致那些受包办婚姻影响的移民很难把配偶带到新西兰,尤其是印度裔社区备受打击。优先党部长Shane Jones的一席话更是火上浇油,愤懑的印度移民社区多一度组织集会,要求Jones下台,许多印度裔移民亦表示不再支持工党。最终,这场风波以政府推出包办婚姻签证政策而暂时平息。
 
过去一年里,随着新西兰移民局在世界各地关闭大量办事处,各类签证申请逐步积压,移民局的审理工作出现大幅度延误。众多居住签证申请者甚至被迫等待一年,才能等来移民官分配。2019年的居住签证批准数量是本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截至去年年底,仍有超过3.5万人在等待审理,这个等待人数是自2011年以来的最高数字。
 
留学、旅游等行业也因此付出了沉重代价。根据理工学院部门在去年3月的估计数据,该部门仅在4个月内就损失了3300万纽币的收入。传闻还有证据表明,因旅游签证未得到及时审批的案例在不断增加,许多旅行团不得不取消行程,旅游业也因此遭遇经济损失。
 
然而,直至今日,签证审理延误问题也未见有改善的迹象。
 
新的一年里,类似于毒贩Karel Sroubek获批居留权被曝光的事情可能还会出现。这位被判有罪的毒贩正在对驱逐出境决定提起上诉,本月晚些时候,假释委员会将再次决定是否允许其假释。
 
 
大选年的移民话题
 
步入大选年,各党派都会摩拳擦掌,陆续推出各党的竞选政策。2017年,因住房供应和基础设施压力大增,移民问题曾是大选的重要议题,今年,这一问题又会在大选中占据怎样的地位呢?
 
三年前的大选,优先党和工党都曾提出削减移民数量,不过,这些承诺是否成功兑现仍是问号—— 去年的居住签证批准数量虽然是本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但工签持有者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净移民人数仍处历史高位。
 
今年,工党可能会指出,该党将着力解决移民剥削和改革工签方面的工作。国家党正持续针对移民局审理延误一事开炮。
 
至于优先党,该党在去年就曾自称是团聚移民的高收入门槛以及更严格的配偶类签证政策的背后推手。而且在去年11月,Shane Jones在回应惹怒印度裔社区一事时,曾再度强调他“对新西兰人口因不受约束的移民增长速度持续增加并不喜悦”,并承诺将继续推动人口计划。从这些趋势看来,优先党今年或将会继续推进削减移民的政策,从而拉取选票。




相关链接:


【新西兰】移民局:中国仍是投资移民最大来源
【新西兰】福利、绿卡、入籍,移民全知道
【新西兰】居民身份和公民身份有什么区别?

如果您对投资移民还有什么疑问或者还想了解更多,请拨打凌宇移民热线:4001-020-101,也可以在线咨询凌宇移民专家,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官方微信
专题热点 更多
最新活动 更多
成功案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