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宇移民官网
主页 > 海外教育 >

海外教育

每年10万留学生学成不归:何尝不想回国发财?

  多方统计显示,这两年80%的留学生毕业后即选择回国就业,很多甚至是“裸归”:仅拿到毕业文凭,放弃了国外实习、就业机会。
 
  留学生学成归国的比例,在80、90年代,仅为5%到10%。
 
  2016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即使出现了“海归潮”,但每年还是有10万左右留学生毕业后留在了海外发展。他们为什么没选择回国,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他们真的对国内的人人创业、追求财务自由的热潮无动于衷?
 
  “海归潮”的另一面,是归国留学生中近八成月薪不到1万(2014年数据),一些“海归族”回来就业后“水土不服”,也会选择再次出国。
 
  澳洲的爱米同学,记录了几个毕业后最终留在当地的留学生故事。看完这些故事你会发现,国内天天拿实现财务自由给自己打鸡血,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
 
海外教育
 
  在国外和奇葩房东打官司
 
  我不会因为外来者的身份而吃亏
 
  阿伦, 24岁,会计
 
  阿伦留在澳洲,是因为一场官司。
 
  刚来留学的时候,对不熟悉,有一天,把刚煮好的一锅滚粥放在灶台上,瞬间烫出一圈焦痕。赶上房东是个奇葩,欺负他新来乍到人又老实,要他赔个天价付4000澳元(正常额度不超过300澳元),否则就把他告上法庭。
 
  阿伦从小到大都是循规蹈矩的乖孩子,哪听说过当被告上法庭,他不敢惊动家里父母,想偷偷把钱攒齐,然后息事宁人算了。
 
  班里本地同学Chris看他总是逃课打工,追问之下,阿伦说出了自己的遭遇。两人发生以下对话:
 
  “你那房东简直是敲诈啊!”
 
  “我知道,可我不想上法庭啊,我英语又不好,这种事哪说得清楚呀?”
 
  “你可以请律师,阿伦!”
 
  “Chris,你别逗了,我哪有那么多钱付律师费,还不如认赔认栽算了。”阿伦愁眉苦脸。
 
  “澳大利亚有一个机构叫租客保护协会,你可以去那里请免费律师,他们会代表你上庭。阿伦,听我说,你弄坏了东西是应该赔,但不能助长坏人敲诈!”
 
  随后,Chris帮阿伦找了两个修理公司的赔偿报价,整理了照片。凭这些证据,阿伦请到了免费律师。官司打了一年,最终阿伦胜诉,房东只得到250澳元的赔偿,剩余的押金750澳元如数退还给阿伦。
 
  “那天我在法庭门外拥抱律师和Chris。你知道吧?刚摊上这事儿的时候,我恨透澳洲了,什么傻逼地方,一来就上法庭!但我没有想到,在这儿,有人无私热心地鼓励我讨回公道,有人尽心尽责地帮助我讨回公道。我还记得上庭的那天,每个走进法庭的人都要向法官鞠躬致意。法官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而这种权威,不是来自于权力,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那一刻,我突然觉得,那么多人选择留在这里,的确是有他们的道理。”
 
海外教育
 
  澳洲海滩
 
  回国天天拿财务自由给自己打鸡血
 
  却在低水平重复中熬日子
 
  Steven 31岁,建筑师
 
  Steven的经历比较折腾。留学澳洲后回国,回了国又移民澳洲。他留学读的是建筑系,学习强度经年位居澳洲高压专业榜首,加上母语不是英文,艰辛可想而知。
 
  “现在想来,当时毕业回国,其实是一种逃避。因为留下来在澳洲本地,找专业工作比较难。我当时没有认真准备,为了逃避困难,就给自己先入为主地找了很多理由,坚信国内机会更多,顺理成章就回国了。”
 
  回国倒是很快找到了工作,但几乎上班的第一周就后悔了:“工作压力非常大,几乎每天加班到十点,赶投标进度的时候,做到凌晨是家常便饭。公司比较有技术含量的设计,都由国外团队主导,国内团队更多的是负责画施工图和后期跟进。工作内容简单重复,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国内公司加班已成常态
 
  Steven感叹:“感觉自己就是个画图机器,每天画,这样过上几年,人工智能发展了,画图软件革新了,自己除了画图什么都不会,到时候饭碗恐怕难保。”
 
  而国内的甲方,那真是奇葩遍地。有一次,Steven的中国上司千辛万苦地做了全套设计,赶上甲方负责人从头到尾吹毛求疵,有时候故意赶在周五下午发一堆修改意见,指定必须星期一修改好交上来,他们的周末于是就全都泡汤。
 
  更气人的是,临到项目汇报的时候,甲方突然跟他们说:“我们老大比较买账国外设计师,之所以找你们外企也就是为个高大上,你们能不能让总部派个外国人来汇报啊?这样我们老板比较乐意拍板。”
 
  Steven的上司气得七窍生烟,最终还是认怂,把自己的设计成果拱手让给总部派来的外方设计师去汇报。
 
  赢标之后,甲方挑了家水平糟糕的施工单位,做出来的效果和设计比照看来,简直就像卖家秀跟买家秀的区别。“这一行猫腻很多,肯定是施工环节中饱私囊了呗。想想多悲哀,花了那么多精力,最后建成一坨屎,一个设计师一生能有多少项目可做呢?每个都这样的话,履历一片黯淡,哪年月才是出头之日?” Steven感叹。
 
  最惨的是,Steven工作第二年开始,颈椎和角膜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带病加班,看着窗外夜幕四合到晨曦初露,Steven开始怀疑人生:回到国内,天天拿创业成功财务自由给自己打鸡血,事实上却在低水平重复中熬日子。。。
 
  最后Steven凭三年中国国内的工作经验,又重新移民回到澳洲:“没有对比是不会明白的,在澳洲,虽然可能起步很难,但是一旦进入正轨,你能有一份很好的生活。在国内,进入正轨可能非常容易,但即使身处正轨之中,依然活得很苦很累,所以我选择回来。”
 
  澳洲被评为对外国人最友善的国家TOP7 / 评选来自旅外人士网站「InterNations」
 
  搜索中文阅读材料一无所获那一刻
 
  我决定不回去了
 
  Robin,25岁,景观设计师
 
  Robin本来没打算留澳洲,想好硕士一毕业就回国的:“做个专业工作。闲来吃吃喝喝,呼朋唤友的,多开心。”
 
  直到有次发烧,导师发的英文阅读材料实在看不完,第二天还要小组讨论。天呐,那些理论文章啊,都是从法语翻译过来的,又长又晦涩。这会儿,文章里每个单词都变成一串串小鬼,在他眼前乱跳,Robin觉得头疼欲裂。
 
  “哥们儿,你没事儿吧?”室友问他,“要不你别看英语了,看点相关的中文翻译资料吧,反正内容大同小异,好歹换成母语,能快点读完。”
 
  听室友说的有道理,Robin开始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中文关键词,可他什么有用的都找不到!折腾了大半天,除了几篇狗屁不通的论文,几条似是而非的解释,什么都没有。最后不得不放弃中文资源,老老实实地回去读英文版。
 
  这之后的三年里,每次想偷懒依靠中文资源,都一样失望,最后干脆放弃,再也不做这种尝试了。一次,一群同学聚餐,Robin说起这事儿,几个其他专业的硕士生博士生听了都深有同感,大家纷纷吐槽,表达对中文论文资源彻头彻尾的失望。
 
  “就在那一刻,我决定不回去了。一个群体,在那么多门正经学科里,都没有把研究成果翻译成自己的语言,没有贡献,以至于一切无据可查,这太让人失望了。我要的不多,我想做份专业工作,可是如果任何与专业相关的东西,在需要的时候都查不到的话,那我回去又能干嘛呢?物以类聚,我还想和其他专业人士交朋友,有个体面有趣的圈子。可是如果这些专业人员都不打算回去的话,那我回去了又和谁交往呢?”
 
海外教育
 
  澳洲街头
 
  回国1月就再赴澳洲:

  为房子牺牲一辈子也太可怕了
 
  Eric, 27岁,IT
 
  “发展再好有什么用啊,买不起房子啊!!!”Eric是另一个折腾出国,折腾回国,又折腾出国的例子。跟Steven差不多,刚毕业,异乡人感觉还没散去。加上年轻,认定自己将在祖国的发展中迅速卡位,于是没怎么考虑就回去了。
 
  Eric说:“一回去就发现,三年留学在外,自己已经不习惯在国内生活了。整个冬天都在咳嗽,喉咙像有人揉着一把沙子在搓……天空像块脏抹布,太阳没精打采好像脏抹布里兜着个破掉的蛋黄。高峰时间的地铁站让人简直不知所措,路人好像无一例外都带着气急败坏的表情。
 
  最可怕的是房子。“如果没些家底,根本不要想在北上深发展,因为很可能你辛苦一辈子都不可能买得起房子啊。先租后买可以接受,但是房子的涨幅远超出收入的涨幅,连一点盼头都看不到。”
 
  “嫁给我好吗”   “一线城市有房吗”   “没有”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Eric上了一个月班,每天下班回家,开始认真比较两地的收入和物价,在墨尔本,IT平均年薪9万澳币以上,市郊区一个别墅也就60多万,公寓更便宜,至少让人有点盼头。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该回澳洲去,现在回去,自己的学生签证还来得及转过桥签证。Eric试用期没到就辞职了。
 
  Eric又回到澳洲,花了两个月时间,在维多利亚州政府找到了一份专业工作,最近正在到处寻觅合适的房子。“我打算先买个公寓,这样压力小一点,还能有点闲钱偶尔出去旅行一下。人生,不能没有片瓦遮头,但是为了个房子牺牲一辈子也太可怕了,何况地都不是你的。”

 
如果您对投资移民还有什么疑问或者还想了解更多,请拨打凌宇移民热线:4001-020-101,也可以在线咨询凌宇移民专家,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关注凌宇移民官方微信,实时发送最新移民资讯!
 

官方微信
专题热点 更多
最新活动 更多
成功案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