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宇移民官网
主页 > 海外传真 >

海外传真

【欧洲】为家庭团聚,海外老漂族人数渐增

本该在故土安度晚年的老人们或为了与孩子团聚,或帮忙拉扯第三代,在颐养天年的时候漂泊异乡,在这些被称为“老漂族”的人群中,有一个特别的群体,他们不但离开老家,更离开了中国,“漂”到了异国他乡,他们是“海外老漂族”。

随着越来越多留学海外的中国年轻人在异国安家,暮年迁居海外的老人群体由此而生。和那些在中国国内从农村进到城市的父母们一样,他们起早贪黑的照顾儿孙,按时按点地做好饭菜照顾家庭,一样的忙忙碌碌,不一样的是,在另一个国家,他们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内心的漂泊感和孤独感也更强烈。
 

异国环境放大孤独和乡愁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随迁老人近1800万,占中国2.47亿流动人口的7.2%,其中,专程照顾晚辈的比例高达43%。

尽管没有统计数据显示海外老漂族群体的数量,但随着中国成为留学生输出大国,不少留学生的父母也随着子女在异国他乡工作生活成为了“海外老漂族”,无论时间长短,他们数量的上升趋势正愈加明显。离开了生活几十年的城市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语言、看病、气候、饮食、购物、交通、就医等诸多不适在他们的生活中如影随形。

中国新闻网报道,随着美国华裔人口的不断增多,赴美“老漂族”的队伍也在日趋壮大,他们最要面临的就是孤独和乡愁。有赴美老人感慨,到了美国,有孩子陪伴,享受儿孙承欢膝下的天伦,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的文化差异、语言不通、交流障碍,还有陌生的环境都让他们难以适应。

不少海外“老漂族”们的生活单调且便:大多数时候,他们都需要女儿陪伴才能出远门,平时只能带孙辈在附近熟悉的地方转一转,难以融入周围的社区……

不过,也有些海外老漂族们在海漂中找到平衡而颇享受目前的两国生活。

嘉兴市的杨先斌和田丽老人目前独自居住,他们的独子一家定居在丹麦,两年回一次中国。老两口在中国国内把孙女带到4岁后,孩子去了丹麦上幼儿园。老两口身体都挺好,两人业余爱好也颇丰富,至今已经去过12次丹麦,每次一待就是3个月,其间只要儿子有假期,就会带他们到德国、法国、英国、奥地利、捷克、匈牙利等国游玩。

“我儿子心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法在我们身边尽孝。”眼前的两国生活虽然没什么问题,但长久来看,杨先斌也有惆怅:“我们老了怎么办,这恐怕是最大的问题,也是最现实的问题。”

 

为了孩子移民海外 却依然不能团圆

新西兰天维网报道,新西兰海漂老人的队伍越来越庞大,但老人们生活的状态却值得让人深思。子女工作繁忙,这些老人人往往缺少陪伴,晚年生活变得极其孤单。

已经86岁高龄的潘老先生和他82岁的妻子莫奶奶是广东佛山人,他们2007年前后移民到奥克兰。老两口共有三名子女,因此前二儿子和三女儿都定居奥克兰,符合当时政策条件,两位老人遂跟着子女定居至此。不过后来三女儿移居到澳洲,二儿子虽在奥克兰居住,但因工作太忙,其实很少能去看望他们,两位老人便只能独自生活。

“大女儿今年都61岁了,她移民时还没有退休,放不下国内的工作,而且年级这么大又不会英语,所以就没有跟我们一起过来。”莫奶奶说,“三女儿在澳洲,她那边事情也很多,差不多两年能回来一次。”

潘老先生说,楼里虽然有几户中国人,但“斜对面那个是天津的,不怎么爱说话,连名字都不告诉我们。他也是自己住,不过最近好像回去了天津。四楼还有一家,也有70多岁了,出门的时候会扶着一个推车。”

不缺钱,但缺陪伴。这一度被认为只有中国国内老人才会遇到的问题,如今在海外的华人移民群体当中也开始逐渐出现。新西兰华人社区服务中心总经理Jenny王估算了一组数据:亚裔老人在新西兰老年人口中的比例在4%左右,这其中粗略估计华裔占到一半。因此计算到具体人数上,华裔老人大概有1.4万人左右。

报道称,10年内新移民的父母不少选择与子女同住,这其中许多老人来到新西兰也身负“历史使命”:帮助子女照顾下一代。而另一部分老人则是通过各种不同途径来到新西兰,并定居15年以上的老移民群体。他们当中,大部分老年人依然受限于语言、文化等因素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子女们或奔忙于异国他乡刚刚起步的事业与生活,或已经完全融入西方社会“小家庭”的生活方式,这导致“青春献给子女,晚年献给孙辈,孤单留给自己”正成为当下许多海漂老年人的生活写照。


 

相关链接

【法国】媒体曝“有毒食品”清单
【西班牙】驾照考官徇私舞弊,专与移民做交易
【意大利】休年龄再推迟:2050年或延至70岁
 

如果您对投资移民还有什么疑问或者还想了解更多,请拨打凌宇移民热线:4001-020-101,也可以在线咨询凌宇移民专家,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官方微信
专题热点 更多
最新活动 更多
成功案例 更多